澳门皇冠威尼斯在线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界诠法师 > 佛经讲记 >

《大乘起信论》第一讲(上)

时间:2015-07-20来源:平兴寺 作者:界诠法师 点击:次
第一讲(上)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(三称)归命尽十方,最胜业遍知,色无碍自在,救世大悲者。及彼身体相,法性真如海,无量功德藏,如实修行等。为欲令众生,除疑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(三称)

归命尽十方,最胜业遍知,色无碍自在,救世大悲者。
及彼身体相,法性真如海,无量功德藏,如实修行等。
为欲令众生,除疑舍邪执,起大乘正信,佛种不断故。
 
        关于《大乘起信论》(以下简称《起信论》)在中国的流传和弘扬影响很大,研究《起信论》的人,古往今来也很多。对于《起信论》提出不同看法的也不少,有人说《起信论》是伪造的,不是马鸣菩萨造的,也不是真谛大师翻译的等种种说法。我讲经,一般不太爱从学术角度来说明,就说真的假的,这个我也考证不来,我们是牛羊眼也不知道。怎么知道不是马鸣菩萨造的呢?只是根据一些文献去说是或者不是。那么古来大德弘扬《起信论》的有很多,是这样。那么作为我们一个学习过程,只是跟大家约略提一下,古往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说法。你们听听就可以啊!
        大家都知道《起信论》作者是马鸣菩萨。在印度一共出现过六位马鸣的名称,那么写《起信论》的这位马鸣,比龙树菩萨还早一些,是西印度人,佛灭度后六百年间出现,这个在一部经佛有悬记,就是在《摩诃摩耶经》里有记载马鸣菩萨。像龙树菩萨也是有佛授记的,未来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人。那么为什么叫马鸣呢?文献里面有种种说法,大概有这么几点:第一个是他出生的时候,很多马都非常感动,叫的悲鸣不绝,马叫得很惨,这样叫个不停,这是一点。第二个说这个人出身显贵,多才多艺,他善于弹琴,宣布法音,马听了以后感悲不已。第三个说马鸣善于说法,马都能够听得懂,马听了以后会悲鸣垂泪,甚至七日不食,马七天都不吃草这样的情形,所以这个名字是这么来的。
        写《起信论》的这位马鸣呢,是迦腻色迦王的时代,也就是胁尊者的弟子,马鸣是胁尊者的弟子。因为迦腻色迦王号召第四次结集经典是由胁尊者来主持的,是这么一个人。根据《马鸣传》和《付法因缘传》里有这些说法,这是马鸣的一个身份。
那么本论,就是《起信论》翻译有两种:一个是梁代的翻译,另一个是唐代的翻译。通常梁代是真谛大师的翻译,叫做梁译;实叉难陀尊者翻译的叫唐译,有这两种版本。那么根据《慈恩传》说当时印度,也就是玄奘大师到印度的时候,没有发现有这部论。在印度没有这部论,就是断了,这部论找不着。玄奘大师就特地又把华文重新翻译成梵文,在印度弘扬有这么记载,这是作者和译者。
        再来,古今怀疑这一部论的,在隋朝当时出现有那么几个人,有承认说是,有人说不是。隋代与嘉祥吉藏大师同时的,有个叫均正的,还有个叫法经的。均正和法经这两人都说,在经书翻译经典的目录里面,找不着“起信论”这个名称。均正这个人说,在《四论玄义》里翻遍了经书目录也没有发现《起信论》 ,这是一个。然后是法经,他编的经书目录里面,说恐怕这个是没有的。又说真谛大师所有翻译的经典当中,就没有《起信论》,这是法经的说法。法经和均正,他们说《起信论》可能是伪造的。那么隋朝还有个叫费长房的,他撰述的《历代三宝记》中,他说是真谛大师翻译的,查到说有这个记载。然后还有一位叫彦琮的,也是隋朝,他查了《众经目录》里面,查到有真谛大师翻译。你看这史料记载中同一个时代里,就有人说有,有人说没有,这两种说法是在隋朝。那么在唐代呢?还有个叫智昇法师,他在《开元释教录》中说《起信论》肯定是真谛大师翻译的。你看我们从隋、唐这两个朝代,五个人当中有三个人说是真谛大师翻译。那就是从印度梵本翻译过来是没有错的,这是古代的说法。

        那么近代呢?近代也有人赞同,有人不赞同。近代日本人研究,有一位叫望月信亨,他同意隋朝均正和法经的说法,他说不是真谛大师翻译。他的一些著书里面,有看到这样的说法,说没有这样记载。民国期间,有一位叫梁启超,梁启超知道啊?!在《大乘起信论考证》中,他采取日本人的说法,也就是他同意望月信亨的说法,不是真谛大师翻译。他说,不但真谛大师翻译靠不住,连唐译实叉难陀翻译的也靠不住。近代还有一个叫吕徵的,佛学家吕徵知道啊?!吕徵说应该是唐译,不是真谛大师翻译。为什么这样讲呢?当然你们将来对唯识学深入学习的时候,可能会看到这样。因为《起信论》所讲的唯识,讲“阿赖耶识”跟“唯识学”,就是我们现在唯识学里面所讲的思想不太一样。也就是真谛大师所翻译的唯识著作和其翻译的《起信论》,这个思想有冲突。他说,既然同一个翻译家,不可能在经典上翻译有冲突,这样听懂吗?唯识学里面是这么讲的,而《起信论》是那么讲的,这思想不统一。真谛三藏不可能这么翻译呀!是这么来的,所以吕徵说法应该是唐译。那么均正和法经他们认为不是马鸣菩萨造的,因为他说不是真谛大师翻译的。
        当然玄奘大师会更晚一点,现在也有好多人说,既然玄奘大师到印度没有发现《起信论》,那肯定是中国人造的。又有嘉祥吉藏大师认为是马鸣菩萨造的,吉藏大师在隋朝也是挺有影响的一位大德,他是三论宗集大成就者。那么到唐代的唯识学者说这部论应该是世亲菩萨造的,为什么呢?他说,唯识学从早期到晚期的发展,趋于成熟。也就是《起信论》所讲的唯识学,比过去的唯识学所讲的会更圆满一点,所以应该是世亲菩萨造的,有这样说法。
        那么总结说,近代还有两种说法:一个是梁启超,他是从教理发展的过程这个角度来说。现在文献考据都是说,大乘佛法是从小乘发展过来的,那我们通常去学习佛法不能这么理解。现在很多学术界都是这么认为的,比如说“般若性空”是从《阿含经》发展起来的,《阿含经》里说:“此生则彼生,此灭则彼灭,此有则彼有,此无则彼无。”他说,这句话是出在《阿含经》。通常说“缘起论”的定义也就是《阿含经》这句话。那么后期的缘起性空般若思想,也是围绕这个思想来发展起来。缘起就是此有则彼有,你有我也有互相存在的一种关系,是从小乘经典发展起来。我们大家都知道,中国人是以大乘学者为著称,绝对不会同意这种说法。那现在一些学术界也都有这种说法,我们这么多年的学习,从感情上也接受不了。佛出现在世间是为了令众生成佛的,这是佛的本怀,可众生不能接受怎么办呢?八大宗派里面,都有一个方便的说法,所以才讲《阿含》,是这么来的,不是说讲了《阿含》,然后发展成为大乘,是这么一个学术发展的过程。从空宗到唯识,那么本论的思想,他说比唯识学的还要圆满,也就是《起信论》的思想,比早期的唯识更加圆满。所以梁启超断定说,这个是唯识学兴盛之后的作品,听懂吗?应该是唯识学兴盛以后的作品。那龙树菩萨以前呢?他说没有出现这么圆满的论典,他认为是什么呢?是中国人造的,这是梁启超的认为。
        还有一位居士欧阳竟无,他从义理上说《起信论》所说的是不对的,为什么?他说跟唯识学有很多冲突,等我们学了《起信论》的内容之后再来看。唯识学说:“无漏熏成无漏,有漏熏成有漏”,就是说杂染的它依然生起杂染,清净的生起清净。可是在《起信论》里说:无明会去干扰真如,使得真如埋没了,然后真如可以熏无明转为明,这是互相熏习的过程。他说,唯识学是杂染的熏杂染,清净的熏清净,不能这样熏。比如说阿赖耶识里面有清净的种子,清净的种子熏清净的种子,杂染的种子熏杂染的种子是这样子。又比如说我们人有时候好,有时候坏,你跟坏人在一起,就变成很坏,跟好人在一起就很好,这必须分明,他说唯识学是这样。然后《起信论》不是这样,是杂染互熏的过程。欧阳竟无认为《起信论》讲的不对,不能这样互相熏。所以他认为不是马鸣菩萨造,不是从印度传来的。
        再说王恩洋和呂澂,这些都是在家的一些学者,他们干脆就讲《起信论》是伪造的。我发现出家人很少断定它是伪造,都是一些居士在那里研究文献。那么出家的一些法师通常说,从《起信论》的义理看很圆满,他就去学它去弘扬它。
        在民国时期,大家知道有位太虚大师,他确定说《起信论》是马鸣菩萨造、真谛大师翻译,给予澄清了。后来人家就不讲这个事情了,因为太虚大师也比较权威嘛!他说这是有根据的,因为历来从隋唐到现在,人家一直都在遵从,也有很多注解。那么《起信论》,你看唐代贤首宗有法藏大师注解的《起信论义记》,宗密也有注疏,然后还有朝鲜的叫作《海东疏》,元晓都有给予注解。这些都是大德们对这义理的一个肯定,所以太虚大师就确定说《起信论》是马鸣菩萨造,真谛大师翻译。太虚大师说,东西方文化不可以相混,不可以这样。因为西方文化是什么?是进化论,一个一个慢慢地完善,是这样一种对待方式。那么印度,他说玄奘大师去那里或者在此之前,《起信论》不是弘扬得很广,但是不等于说当时马鸣菩萨就没有造这部论。
        唯识学所讲的真如是偏于理性,《起信论》所讲的真如呢,它不但讲理性而且还说正智,理性就是理是这样的。唯识学所讲这个真如,就像我们矿里面有金,没有被发掘,是这个意思。那么《起信论》说,既然是理性又是正智,正智就是有正确的智慧,它能够有作用。在《起信论》中所讲的这个真如,即使在众生当中它也有作用,这个是比较符合我们所能够理解的。我们即使在生死流转中起很多烦恼时,偶尔也会冒出一点火花,怎么样也有一点儿智慧——哎!我怎么起这样的烦恼呢?他说这就是真如的作用,即使造业,你生起惭愧心,这个就是属于正智,《起信论》中讲真如有这样的作用。

        我们不从学术方面去批判谁,学术界里面有这样的一个事情,只是跟大家约略提一下,说唯识家讲“有漏种子生有漏,无漏种子生无漏”,那么《起信论》所讲“无漏与有漏是相互互熏的过程”,是这样一个区别。所以有人研究说不对啊,既然是唯识学,怎么会这样讲呢,恐怕是中国人造的。这么一来,《起信论》在中国的弘扬有很多波折。将来有信心去研究,恐怕会看到这方面的一些史料。当然你直接从这些大师们的注解看,他们很少提到这些事情。现在学术里面,你看近代的一些学者他就会提出这样或那样的一些说法。所以我们要先学正信的佛法,根本的佛法,学完了以后人家怎么说,你心都不会随着去动摇。说什么大乘经典都是小乘《阿含经》中发展出来的,你怎么会去相信这样的事情呢?对吧!
         我们根本佛法相信了,如果你随着学术界去转,比如说现在很多大学里面设有宗教的课程。如清华、北大、人大、政大、南大等他们都有开设佛学课程,现在不少出家人去跟着那些专家学者们学。他们没有信仰,从各方面的文献资料去看待佛教,你跟他学呀,学来学去只是学了一点什么东西呢?一些文字的东西,不是从信仰的建立。我们一个人好不容易遇到佛法并能够产生信心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然后你非得把这个信心搞没了,是不是这样?喜欢跟他们学,学来学去信心就搞没了,多可惜的事情!我们应该怎么样呢,多闻熏习使自己的信心增长。
这信心很难搞的,有没有发现,我们在座出家都有一段时间吧,这信心怎么样呢,时有时无,时升时落,很难起来呀!然后有一个人整天在你旁边鬼叫:哎呀,大乘佛教都是从小乘发展起来的,他举出种种理由,七说八说你就会动摇——是真的吗?有可能?!他会这样一天到晚在那里喊:阿弥陀佛是太阳神变的,一天到晚在那讲啊!阿弥陀佛都讲种种光种种光嘛,他说那就是太阳神变的。印度人崇拜这个太阳,所以说有这么无量寿啊,无量光啊!人家怕短命嘛,所以来个无量寿。然后你怕黑暗嘛,世间有种种黑暗嘛!所以来个无量光。早期印度人没有念佛啊!现在专门有个念佛,那是假的。七说八说、九说十说,你就会打个问号,也有一点道理啊!是不是这样。
         早期佛法传来,一直到唐末,中国人都没有专门念佛。当然唐代也有像昙鸾大师、道绰大师、善导大师,他们也是专门念佛的,不至于像我们现在这么普及、普遍。那些专家学者们,就整天在你耳边扇啊!扇啊!扇啊!然后你也会去翻翻资料——嗯,有点道理,念佛靠不住!完了,你就会怎么样?信心就不足。藏经里有二百多种提到阿弥陀佛的事情,难道说世尊都是假的吗?那些经典都靠不住,如果说经典靠不住的话,那我们研究佛学怎么研究嘛,没有什么好研究的嘛!信仰,信什么?要从这方面出发,所以我们一定要培养这个宗教感情,把信心放在第一位,信仰最重要。不是说你写了多少文章,然后发表多少演讲,得到社会的一个肯定,我历来不这么赞同。我也不太爱向那些学者学习,因为他们所讲的佛法就说:你们佛教里“所谓的”真如是什么?无明是什么?听起来好像不是很亲切,听起来很难受啊!你听习惯了,然后跟居士讲佛法,会说“所谓的什么”就出来啦,你底气就不足了嘛,自然会这样,所以不能从学术角度去学习佛法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很多人跑到日本人那里去学,日本的佛教是中国传过去,然后他们再七加工八加工,成为一个居士佛教。这个居士佛教呢,他非常谨慎地去做学问。日本的东西是好,但我始终对日本人有一种看法,什么呢?日本鬼子害中国人,他打中国人连眼睛都不眨。很多人劝我到日本去看一看,我说:有机会再去吧!日本是好,二战以后他们一直搞经济建设,而中国在搞什么?搞运动嘛!差距就很大。日本是好,但我一想起日本人侵略中国那种……,当然说我们不是那个年头的人,它是历史耶!多少中国人受到伤害,他看你软弱就欺负你,日本人始终是这样,到全世界,哪个国家落后,他就欺负人家,你强了,他就会:嗯,挺好,你们挺好挺好!恭维你。现在中国强大起来了,然后他在那里跟你友好啦,怎么怎么样了。但是他的东西确实是好用啊,他的汽车开了多少年还是那么好。我们的汽车咧,自己造的汽车开了一段时间,门一开关起来,哐……(声大),那个动力(发动机)吱吱地响。人家造的汽车就不会这样,你要相信啊!乃至一个剃须刀,他们造的剃须刀就好用,我们造的剃须刀怎么样呢,哎呀停电,(胡须)拔出来了都,人家的就不会,好用对不对!
        但是对于学习佛法,出家人还跟日本那些专家学者们学,只要去算翻一翻而已,我说翻翻而已,不要把他们当作真谛至高无上——哎呀,日本人学得怎么好,日本的禅堂做得怎么好。他怎么做都是居士,都有老婆和孩子,我们是专业的,都搞不过,他带着老婆和孩子在那里坐香,坐什么嘛!他坐完回去抱老婆去啊,我们坐完香了,还是一个人嘛,对不对,不一样呐!说人家怎么怎么好,赞叹人家,哎呀他有模有样,就会装嘛!他就会搞得有模有样。日本人做什么像什么,等上殿的时候,他搭袈裟、敲法器,每个人都会,我们不是每个人都会的,我们专业的,整天搞这个东西都不会,乃至小木鱼儿都敲不来。我认为敲不来都比他们强,对吧!他们是装出来的。为什么讲这一个呢?就是说我们怎么去建立佛教的信仰,怎么去学这个问题。因为对《起信论》有这样的看法,那我们怎么去对待关于佛教所谓的发展。佛也讲,一切都是无常的,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,这是自然的。所谓的中国佛教,中国原先没有佛教,佛教是从印度传到中国来的,中国人的一些民俗发展过程使它变成这种情形,这是不可否认的,但是我们要相信佛法还是佛法,道理还是这样。——(未完待续)
 
威尼斯正规官网金莎捕鱼电玩威尼斯app官方手机下载金沙js9001手机版澳门新葡萄京赌场下载